小说首页 > 女频言情 > 累了,毁灭吧 >第90章 第九十章(1/3)
  • 推荐
  • 收藏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第90章 第九十章(1/3)

 中秋夜的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宿, 直到天亮时方才停下。

 雨后的清晨空气湿润,风一吹便泛起凉意, 又是一夜难眠的燕兰庭给还在昏睡中的岑鲸加了层薄衾,随后才去梳洗换衣,给自己收拾出一幅人样。

 往常屋里有两个主子要伺候,进出的丫鬟嬷嬷就没下过三个,如今却只剩挽霜,放轻了脚步拿来热水和衣服,期间莫说抬头,连呼吸都不敢太重, 致使屋内落针可闻, 静得让人害怕。

 那日在曲州改走陆路,燕兰庭一路紧赶慢赶,刚进城就已经派人快马回家,把自己回府的消息给带了回去。

 结果半路派出的人又折了回来,告诉他瑞晋长公主在片刻前将夫人带走了, 府里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只能根据长公主殿下对夫人说的只言片语推测是元家出了什么事,要夫人赶紧去一趟,且夫人出门坐的还不是马车, 而是和长公主殿下共乘一骑,可见确实是件要紧的事儿。

 燕兰庭心头一跳, 立刻让车夫改道,前往元府。

 没有萧卿颜带着, 燕兰庭无法像岑鲸一样直接进去, 他也没耐心等元府的下人进府通报, 因为他知道, 若元老爷子当真快要不行了,元文松兄弟必然不会同意在这个时候抽空见他,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就带人闯了进去!

 元家书香世家,门第颇高,平日往来那个不是文人雅士,何曾见过这等霸道的阵仗。

 元府门房都被吓傻了,可因为元府当时情况特殊,燕兰庭又领着出门时带的一批高手,因此竟真让他闯进了别人家的府邸,还抓了人府上的小厮,呵令其领路,找到了元家老太爷的院子。

 可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,他刚踏进院门,便听见萧卿颜那一声充满了惊惧的“吞舟”,这两个字明明混杂在一众哭喊声中,却是如此的清晰刺耳,令他彻底慌了心神。

 回过神时,他抓住了岑鲸那满是鲜血的手,嘴里不停地唤着岑鲸的名字,可岑鲸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,也没给他任何回应,而是慢慢地,合上了眼睛。

 有那么一瞬间,燕兰庭肝胆俱裂,他以为六年前的一幕又将重演,他又一次失去了她,不同的是这次他不是在她死后才得知死讯,而是眼睁睁看着她就这么离开了自己。

 幸运的是,沈霖音也在元府。

 沈霖音出手稳住了岑鲸的一线生机,但也仅仅只是如此,之后无论是从宫里请来的御医,还是送去皇帝身边假扮道士的罗大夫,皆言岑鲸的脉象已是绝脉,无药可救。

 就连沈霖音也说自己仅有三成的把握能把人救回,这还是经过调养的结果,若非这些日子调养得当,沈霖音连这三成的把握都没有。

 三成……

 “她的性命,就尽数托付给娘娘了。”燕兰庭站在床前,对沈霖音深深一躬。

 面对这样的燕兰庭,沈霖音压力很大。

 沈霖音医治过不少人,见多了生离死别,清楚寻常人若是遇见重要的人命在旦夕,多少会情绪失控,表现再悲痛失态都算正常,偏偏燕兰庭只在初到时表现出过些许异样,随后便是冷静,近乎吓人的冷静。

 半点不顾自己的宣泄需求,死死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强迫自己有条不紊,思虑周全,生怕被心态左右行差踏错,导致结局无法挽回。

 燕兰庭没有失去理智,没有咆哮着威胁她,说救不回来就让她陪葬,但在无声而冷冰的强压之下,沈霖音无心再去消化岑鲸就是岑吞舟的事实,并自心底产生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,让她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 然而总有些事情是人力无可挽回的,所以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——

 沈霖音用尽自己所能,期间缺少的药材都让萧卿颜从宫里拿了来,前后忙碌了两天两夜,差点把怀有身孕的自己搭上去,结果还是留不住岑鲸的性命。

 当时他们仍在元府,借用了元老太爷院里的空屋,安置不便挪动的岑鲸。

 燕兰庭静坐在床边,他握着岑鲸的一只手,如石像般一动不动,垂着头一声不响。

昔邀晓 说:

本小说《累了,毁灭吧》是虚构的故事情节,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和模仿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查看目录

优秀作品推荐

作者: 昔邀晓|无广告|最新章节:第97章 第九十七章
目录